主页 > S伴生活 >40年申请12次‧出席率100分‧等不到大马卡老翁病逝 >

40年申请12次‧出席率100分‧等不到大马卡老翁病逝


2020-06-05


40年申请12次‧出席率100分‧等不到大马卡老翁病逝(雪兰莪.沙白安南)40多年来曾提出12次身份证申请不果的70岁老翁张谭秀,去年再次展开7个月的奔波,前后4次前往布城国民登记局,以及多次在沙白安南县政府部门兜转,可是他始终等不到一纸公民权。週三(6月30日),他因为肚泻入院就医,翌日却不幸因肺部受感染而逝世,叫人不胜唏嘘。张谭秀是沙白安南县议员黄瑞莉所率领的“阿公阿嬷”公民权申请团的其中一名团员,当中共有40名年龄介于50岁至75岁的阿公阿嬷。他们从去年6月开始看到一丝曙光后,再次积极投入申请公民权及身份证,就在好不容易完成所有的申请程序后,张谭秀却等不到好消息就离世,难圆毕生的愿望。在沙白安南土长土长的张谭秀,虽持有英殖民政府所发出的一纸手写报生纸,可是独立后的政府不承认这一张纸,导致他一直持红色身份证。可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要成为马来西亚人,前前后后提出12次的申请,可是就是一直没有下文。去年,在黄瑞莉的协助下,张谭秀再次看到希望。曾经中风以致必须依赖枴杖走路的他,抱着有生之年必成大马人的毅力,先在县区部门补办文件、结婚证书,再4次与大队摸黑乘坐巴士跋涉到布城国民登记局呈资料、办报生、拿报生纸、再真正提呈申请表格、进行国语面试考试。风雨不改上完12堂课前后7个月,张谭秀都表现的非常积极,他每一个程序,每一个步骤都做到足,为的就是希望官员无瑕疪可刁难,可以儘快发出身份证。也是双溪班让区华裔事务组主席黄瑞莉受询时表示,张谭秀虽然行动不便,却是最为积极的一员,出席率是100分,从县政府部门、婚姻注册局,以及4次的布城的征途,他都不曾缺席,还有12堂的国语课,他也是风雨不改的到来上课。她说,申请蓝身份证之前,阿公阿嬷必须先得到公民权,而申请公民权的最后一个程序是面试。“面试是以国语进行,考的对国家的认识,华裔事务组在去年10月开课协助阿公阿恶补国语、唱国歌和认识基本的国家原则,直至今年1月20日面试期,共开了12堂国语课。”她指出,张谭秀已经完成所有程序,可是因为不合理的政策,使得他拿不到大马卡即遗憾离世。腹泻就医家人不满医生疏忽身份证尚未到手就离世,固然让张谭秀的家人感到遗憾和难过,他们也对医院和医生马虎的态度感到不满。家人认为,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医生倘若能在张谭秀2週前因腹泻就医就进行仔细检查,病从浅中医,他可能还有机会等到身份证。张谭秀的长子张金龙(48岁)透露,父亲在6月19日发烧、腹痛,一直泻个不停。“妹妹看到情况不对,拨电叫我回沙白安南看看。我于是就从吉隆坡赶回家,漏夜把父亲送到吉隆坡中央医院医治。”他说,医生虽然有替父亲进行肺部和心脏扫描,但没有解释父亲突然严重腹泻的原因,只是说可能是肺炎,也可能是肺结核甚至可能是癌症。他说,医生在父亲入院当天晚上开出一些药物,翌日(6月21日)就让父亲出院。“医院如此快速批准父亲出院虽让我们感到疑惑,但我们不是医生,不懂医学,想到医生让出院,就肯定是因为没有甚大碍。”肺部细菌感染不治他说,父亲回家后身体一直很不舒服,并且咳嗽。週三,父亲突然再次腹泻不止,家人把他送到沙白医院,但因为中央医院没有把父亲的病历传过来,加上沙白医院设备不够先进,医生也仅是进行普通的检查。“父亲週三进院,週四(7月1日)中午就病情危急,下午一点多宣告不治,死因是肺部受到细菌感染。如果中央医院当时怀疑父亲肺部有问题,不是应该让父亲留医以进行更深入检查及治疗吗?为何却让父亲出院?”他说,父亲抱着遗憾离世,家人完全没有心理準备。他只能希望政府医院别再草率处理任何的病症。奔波办手续跌伤为了大马卡,张谭秀在过去几十年奔波不说,还为此吃了不少苦头。行动不便的他在去年10月第3度到布城国民登记局提呈申请表格时,因为站不稳而差点从电梯摔下,幸好及时被在随后的团友扶住,可是他的额头和手肘已经擦伤。国民登记局的人员后来虽然有拿轮椅让他乘坐,却因为没有药箱而无法包扎流血的伤口,以致张谭秀被迫流着血呈表格。这群阿公阿嬷是在去年9月初先到布城国民登记者呈资料、办报生纸,9月中第2次再到布城是去拿报生纸;10月第3次去时才真正提呈申请表格,并且获得在今年1月20日的面试日期。黄瑞莉说,在完成这4个程序后,这些阿公阿嬷还必须等待2年,也就是2011年,才可能知道自己是否通过所有资格鉴定,可以获得公民权。有了公民权,才有资格申请身份证,而这项申请又要再花上4至半年时间。县议员促内政部速处理申请出任县议员以来积极协助阿公阿嬷申请公民权的黄端莉对张谭秀的离世感到难过,并希望内政部儘速处理身份证“红转蓝”的申请,以避免遗憾一再发生。“人说孝顺要及时,别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在,同样的内政部也应该儘快处理这些阿公阿嬷的身份证申请,以免他们抱着遗憾离世。”她说,这些长者大部份都是大马土生土长,远比那些到大马工作的外劳更有资格领取身份证。“这些阿公阿嬷为了一张身份证,不但多番长途跋涉,还临老读书学国语,就是因为他们对这个国家的热爱,至死都要成为这个国家的一份子,为何政府不能接纳他们呢?”‧2010.07.02

上一篇:
下一篇: